法制

易中天:法治和市场经济会彻底改变国人国民性

时间:2019-11-22 22:1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两个词是我最感兴趣的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法治中国”,一个叫“市场经济”,这两个词表面听起来没有新意,但是我觉得意义重大,尤其是法治中国,我当时看电视的时候是眼睛一亮的,我亮在什么的地方呢,亮在法治的治上面,以前的说法是制度的制,现在是的治,现在法学界称之为水治,江平先生在不停的场合不断的强调要讲水治不要讲刀治。

  这个三点水的治和制度的制两个法治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很多学术界的人都搞不清楚这个天壤之别,如果是制度的制这个只是要制度,就是要有一个政策法规法律有这样的一个制度,谁来治国呢?人来治,依然是人治,只不过这个人治,在治的时候要讲一点规矩,比如说法律规定株连九族你不能株连十族这个就是制度的法制的意思,三点水的治意思是人不治,法来治,就是治国的主题是法不是人,这个就是刀治和水治的根本区别,我们现在提出法治中国是三点水的治,意味着我们的中国将要走向一个什么样的前景,人不治法来治,人不治法来治之后怎么样了呢?真正的企业家就成熟了,就成长了就成功了。真正的企业家就可以甩开膀子干事了,为什么讲三点水的法治这么重要,它重要到什么程度,它重要到不仅仅影响到我们的企业的发展,尤其民营企业的发展,而且有可能影响到中华民族的心理和未来中华民族的发展方向,这个极为重要。

  法治中国四个关键词又恰恰跟市场经济关健词紧密相连,我们以前为什么不懂法治,为什么不治,就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的中华文明他不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是建立在农耕经济基础上的,是小农经济基础上的,这个市场经济和农耕经济它的重要区分在哪里,两条:第一条,市场经济要求产权明晰,我们既然是市场经济商品经济,比方说我跟柳总做生意,我说我这块表柳总能够跟你换一个联想集团的计算机吗?这个弄清楚这个表是我的,计算机是柳总的我们生意才能做,我们市场经济一个是产权明晰。第二是公买公卖,我们的传统社会最大特点就是产权不明晰,中国社会从夏商周,一直到现在,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产权没有明晰过。

  比方说我们的传统社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什么?土地。土地是谁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地一开始就是国家的,王土就是国土,按照这个逻辑西周开始土地就是国有的,但是民间可以自由买卖,而且这个传统的社会土地买卖有两种契约,一个黄契一个白契,黄契就是官府盖印,还有一个白契是找中间人,土地是国家的,不是私人为什么可以买卖从来没有讲清楚,正因为这样的原因,皇帝一发脾气没收了,你那个买卖都没有用,军队过来说抢就抢,产权不明晰的结果天下是谁的不知道,国家是谁的不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兵莫非王臣,讲不清楚,只有改朝换代就是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产权不明晰。

  产权要怎么样明晰呢?必须私有。而且必须实行彻底的私有化,什么叫彻底的私有化,就是财产归个人所有,这个又是我们传统当中没有的,我们的传统当中是什么制度呢?我们的民族的传统所有制叫做家有制,即不是公有也不是私有是家庭所有,这个块地是家的,咱们家口多了,这个分家,只能分产到家,包括包产到户不能包产到人,我们包产到家,这个财产是家有的,不是哪个人的,必须按照传统的规矩进行分家,维度一种人可以有一点点小小的个人财产,女人的财产叫做私房钱,当然现在的私房钱归男人了,这个私房钱的概念很清楚,相对于私房钱的家庭财产是公房钱,这样的所有制对于其他家庭来说是私有的,对家庭成员来说是公有的,这个叫做半公半私、不公不私,说不清是公是私。

  因为你既然是家,家讲什么法律呢,家里人不能律的,家里人要讲亲情和道德和礼让,所以一系列的东西出来了,以德治国、孝治天下、忠孝结义都来了,家国一体,这个还讲什么法呢,一个大臣和皇帝说话,先说臣罪,诚惶诚恐死罪死罪,皇帝说你不罪说吧,这个没有地方说理去,还没有说呢。这个原因就在于我们经济基础是农耕经济小农经济,我们现在中国的社会出现一大堆的问题,什么道德滑坡、人心不古,一切都因为我们的经济基础变了,市场经济会怎么样呢?市场经济刚才讲了第一是产权明晰,要明晰到个人,每个人变成了独立的个体,他有两个特点。

  第一叫做独立人格。第二,叫做自由意志。什么叫做独立人格呢?就是单独的个人我不隶属和依附于任何人,我的独立人格是不可以侵犯的,这个独立的人格不可以侵犯建立在一个重要的前提下,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必须建立这个观点,我很高兴三中全会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地位相等同等保护,非常盼望我们的宪法写上个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就是西方人所谓的这个是我的破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同样,每个人在内心深处也有一所破房子,这个破房子叫做人格,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他的前提就是私有财产的保护,因为一个人只有当他拥有了独立的财产,他才可能有独立的人格,每餐饭都向人讨着吃哪来的独立人格,他吃每餐饭都要说谢谢党和政府,他哪来独立人格,他没有独立人格怎么样独立思想和独立言论,相反一旦有了独立人格就有了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自己处分自己的一切,包括处分自己的财产和身体,处分自己的思想,处分自己的言论,说白了就是我的钱爱怎么花怎么花,我的身体想跟谁做跟谁做,我的思想该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个就是自由,自由的前提是建立在独立的基础上,没有独立就没有自由。

  这个独立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市场经济的前提产权明晰,这个下面就有一个问题了,既然我们产权明晰了,每个人都拥有私有财产,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人自由意志我们怎么相处呢?比方说我们到正和岛来,我们每个都是大腕,今天来的谁不是大腕,谁都比我有钱,我是最没钱的一个,来了之后我们怎么样坐下来开会呢?大家都说我,我是老大,这个会怎么开,这个社会怎么样组织呢?这个牵扯到市场经济的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叫做公买公卖,就是如果你产权也不明晰,又不能公买公卖那个不是市场经济,那个叫做欺行霸市,就像中国的古代比方说柳总联想出来的新电脑,他要送给皇上,他得说臣柳传志孝敬皇上。皇上说“赏”,这个不能公买公卖不能讲价钱,柳总敢跟皇上讲价钱吗,公买公卖靠什么确定呢?合同。所以市场经济必然导致企业精神,没有企业精神的经济就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甲方和乙方一旦签约了契约,契约并且都是平等的,柳总不能因为我有钱欺负我,当然买电脑讲价钱,谈好了之后签合同公买公卖,这个就产生了第一个平等就是契约面前人人平等。

  市场经济中的人就会想到既然我们经济生活当中可以用契约来规范我们的企业和企业,法人和法人,自然人和自然人,自然人和企业之关系的,我们作为自然人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个契约来规定我们的相处之道呢?他们说可以,我们不再对一对一签契约,我们全体公民共同签订一个契约,这个契约规定着社会形成哪些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可以做的,一旦做了不可以做的事情应该受到怎样的处分,这样的一份全体公民共同签订的契约它就叫法律,法律是全民公约也是社会启约,是全体社会全体公民共同签订的一个契约,一个合同,签完了之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而我们签订这个法律出于什么东西呢?出于每个公民的自由意志,就是我是自愿签的这个法律,签订法律的过程叫做立法,谁来立呢?全体公民来立,当然大国实行代立制度,代表人民立法,这个不管怎么说出于自由的,正因为法律制定出于公民的自由意志,因此一旦犯法就要受到惩罚,犯法之后坐牢判刑在西方世界被视为最犯罪者的尊重而不是惩罚,因为我们的自由的签订了一个契约规定了,盗窃是犯法的要坐牢你是同意的,然后你自由的选择了盗窃,所以为了尊重你的自由选择请你坐牢。

  跟东方世界完全不一样这个就是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家发现契约签订之后发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法律解决得了的,比方说自然科学的问题,谁对谁错,学术界有争议谁对谁错,这个不能上法庭的,如果哪一个国家法庭判某学术论文观点错误那就不行了,所以这个签订第三个契约,第三个契约人类跟自然界签的,我们共同约定一加一就是等于二,我们共同约定一个平面上面两点之间距离最近的是直线,这个是一种约定,所有的人都认同,不需要证明的约定是公理,公理推出来的叫做定理,定理推出其他的结论过程叫做非理,最后推出来的结论叫做假说,假说一旦被证实叫做真理,这个假说一旦被正式成为真理就是成为全民的共识,也就是所有人都在这个契约上面签字之后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这个实现第三个,契约面前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道德问题,科学管不了道德,法律管不了道德,道德问题谁来管,需要签第四个契约,这个契约在西方世界是跟上帝签的,他们约定的内容是我们人类在我和人在生前做好事不做坏事,上帝同意OK,你死了之后上天堂,这个是一个“期货”。这个契约是人与上帝签的,在西方世界他们签两次,第一次签的叫旧约,第二次签叫新约,签好这个协议之后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我们追诉四个平等,契约精神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四个平等全部来自于市场经济,因此法治中国一定要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没有完善完全完整健全健康的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实现法治中国的中国梦,反过来没有法治的保障,市场经济也不可能真正得到发展。所以法治中国三中全会提出来法治中国和市场经济将互为因果。

  当法治中国和市场经济相互旋转之后会彻底改变中国人的国民性质,因为从此之后我们的人际关系将逐步的由血缘关系泛血缘关系变成契约关系,这个是传统与现代分水岭,传统社会的人与人的关系是血缘关系,家是一体君是父,臣是子,单位和单位是兄弟关系,兄弟省份、兄弟部队都是兄弟,血缘关系和泛血缘关系组成社会的结果,是这个社会绝不可能是法治社会只能是理智社会大家都是兄弟,都是家人讲什么法呢。借钱都不打借钱,咱俩谁跟谁还打什么借条,但是一旦真正完成了从小农经济到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的彻底转变,我们中国一旦完成这个转变,整个的文化和文明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关系将逐步的走向契约关系,实际上咱们的八五九零后已经表现这个趋势了,今天跟诸位讲,其实诸位不要想着那个企业,你们都是企业家,你们还是父母亲呢,不明白这一点将来将来诸位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子女相处,我们八五九零后,再往后零零后他们将是跟我们非常不同的中国人,他们自主意识、自我意识、法治观念、契约精神都会比我们强,这个就是走向现在的一个特征,实际上比方说婚姻制,婚姻制度在传统社会是人身依附关系,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任我打,所以中国传统社会打老婆没有关系怕老婆是可笑的,但是市场经济国家,婚姻关系就是契约关系。

  要真正改变中国的命运和前途,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星,让我们伟大的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唯一的就是搞好市场经济,只有市场经济能够救中国。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