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第64章 伟大的控癌协议

时间:2020-11-17 01:2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刘昌这一指,还有这句满不在乎的话引爆了陆业鸣的怒气,陆业鸣心道我今天刚栽了个大跟头,心里的火还没处发,惹不起杨天醒我还惹不起你刘昌?你个小跟班一样的人物,就算你爹我都没放在眼里你算什么?

  陆业鸣一发怒,吓得刘昌一缩脖子,话刚一出口他也知道说错了,这陆业鸣什么样的人物?那是平时仰望的人物,今天净看到陆业鸣吃瘪狼狈了,一时口快忘了身份,惹了个人家不高兴。刘昌急忙求救杨天醒。

  瞧着刘昌可怜巴巴的眼神儿,杨天醒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刚才借着洪图的威势上外面狐假虎威了半天,瘾头还没过去,这么快就乐极生悲了,所以说人不要得意忘形忘乎所以。

  不过刘昌的话也给杨天醒提供了思路,刘昌说的没错,现在自己认识的有钱人而且还有交集的,只有陆业鸣这一个。

  人类生存这许多年,与疾病的抗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以前横亘在人类面前无法逾越的鼠疫、天花、肺结核、伤寒、肺炎、霍乱等动辄死亡数千万人的传染病,现在已经基本上能够完全根治或者控制住蔓延。

  现在看来,与艾滋病的斗争是长期的,但艾滋病有其传播途径,如果真下大力气去控制,也不是不可以限制住的。至于癌症,可真没有办法控制其传播途径,因为其传播途径是无形的,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不可分割,饮食、水源,甚至人自己的情绪都可以引发癌症,你总不能不吃不喝不生气。

  所以癌症暂时无法攻克,杨天醒不认为将来无法攻克癌症,随着人类科技发展,人类必定会掌握微观科技,制造出纳米机器人去消灭癌细胞完全可能。

  现阶段从生物学角度来说,可以做到分子化治疗,提高癌症病人五年生存率。2025年后,神州国在治疗癌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自2014年帝都北华大学医学院严教授研究组在世界上首次解析了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晶体结构,初步揭示其工作机制以及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后,后续研究就一发不可收拾,很多医学团队都加入进来,终于在2025年取得突破,研制出了一种高效抗癌药。

  里面的原理说白了也不复杂,就是细胞需要ATP高能磷酸化合物,在细胞中它能与ADP相互转化实现贮能和放能,从而保证细胞生命活动,实现新陈代谢。正常活细胞能通过数种方式获得ATP,而癌细胞只能通过葡萄糖酵解才能获得ATP,癌细胞需要超量葡萄糖来维持其生长扩增,那么只要抑制癌细胞对葡萄糖的获取,就会遏制癌细胞的生长扩散。葡萄糖本身不能穿透细胞膜进入到细胞里,它需要转运蛋白GLUT1来运输葡萄糖,这种抗癌药就是转运蛋白GLUT1,通过控制转运蛋白的数量和活性来抑制癌细胞对葡萄糖的摄取,从而达到对癌细胞的控制治疗。

  经过几年使用,这种抗癌药取得了极大成功,早期癌症可完全治愈,中期的癌症治愈率可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对晚期癌症也达到了令人满意的效果,对晚期癌症患者治疗后,其预期五年存活率由零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三,预期十年存活率上升到了百分之二十六,这些数据表明,人类已基本攻克癌症难题,只要癌症发现得早,就可完全治愈。

  杨天醒手里有刚刚整理出不久的转运蛋白配方,以及临床用药实验结果。除此,最关键的是有这种的提炼方法。

  原料很普通,就是中药里的凉药,以板蓝根和笔仔草最佳。从原料里经过层层分解提炼即可得到。

  天下万物本相生相克,阴阳协调,有矛就有盾,有病毒那就有消灭病毒的药物,只要睁大眼睛去发现。就像活人无数的青霉素、青蒿素,都是植物中提炼的产物。

  杨天醒瞬间就打定了主意,他决定试探陆业鸣。从刚才的交锋中看,陆业鸣虽老奸巨猾盛气凌人,但尚算识时务,有足够的见识和手段把自己从危机中摘出来,不是那种匪气惘然睚眦必报一条路走到黑的家伙,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陆业鸣不失为一个俊杰。

  而且陆业鸣亦有为国家服务的迹象,他上面有人能控制住他,到不惧他假如日后黑了杨天醒,而杨天醒没有反制的办法。

  “等等,等等。”站起身欲走的杨天醒重新坐下,坐到了陆业鸣的对面,抬手阻止道:“陆先生,何必跟一小孩子动怒呢?对身体不好,何况刘昌说的不错,我也正有此意。”

  你俩逗我玩呢吧?陆业鸣很快收住了自己的怒气,他可以训斥刘昌,却无法对杨天醒不假颜色,他对杨天醒谨慎对待的态度,除了杨天醒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外,还来自在刚刚的冲突中,杨天醒所表现出来的高超的处理危机的手段。在陆业鸣心目中,杨天醒已经上升到不可轻易得罪的地位上。

  杨天醒不仅想从我这里借钱,还想忽悠我入股?陆业鸣用手指摩挲着下巴,眼皮翻了翻,一时间陷入了沉吟。从杨天醒与刘昌的对话中,陆业鸣敏感的发现他们两人急需用钱,这笔钱不是用来消费而是用来投资,直接拒绝显得生硬,有把两人刚刚解决完的矛盾重新激发出来的可能,陆业鸣没有心思再战杨天醒,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事情再翻出来,心太累不说,他也没把握争得上风。

  陆业鸣与杨天醒现在的状态就像两只豪猪,都是浑身利刺,真搏斗起来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让两人彼此都小心翼翼。杨天醒也不好逼迫过甚,见陆业鸣只是思考不接自己的话茬,也只能尴尬的笑笑道:“我有一个很好的项目缺钱,陆先生不入股也没什么,我也不会有什么不满,但是我认为以陆先生的为人处世和见识,放弃一个可以赚大钱,可以赚干净钱的机会未免可惜了。”

  陆业鸣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几十亿身家,其中经历了无数次抉择,练就了他敏锐的眼光和正确的思维判断方式,他并不是因为刚与杨天醒冲突过就会怀恨一辈子的人物,当年他发迹时,合作伙伴里也有不少对手和仇敌,利益当前,杀父仇人都有合作的可能,这不是人性所能决定的,这是资本的本性所决定的。

  杨天醒以退为进的谈话方式,以及他背后可能有的大项目的,把陆业鸣的兴趣勾出来了。姑且听听,听听也没什么损失,还可安抚杨天醒的情绪,陆业鸣转了半天的心思,终于开口道:

  刘昌听懂了,他为事情有进展而感到高兴,同时也因为自己被排除在外而感到不高兴,在杨天醒盯了他一眼之后,刘昌满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嘟嘟囔囔的向外走。

  “我还不稀罕听呢,刚才我看到那个曾经罚我款的妞,哥们找她去聊聊,你们谈吧。”

  事情只要谈,就有成功的可能。杨天醒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对着陆业鸣侃侃而谈,即使因为时间和记忆力的关系,杨天醒只谈了这种抗癌药的大概原理和可能的前景,也足以把陆业鸣惊得坐不住了。

  全世界现在有癌症患者四千多万,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消费群体,如果垄断抗癌药的生产销售,想想那利润,陆业鸣的头脑就一阵阵眩晕。

  按照杨天醒给的数据,抗癌药问世前几年,主要消费群体是癌症中晚期病人,这些人每年要消耗两千多亿元抗癌药,之后随着药物普及,以及中晚期癌症患者治愈或故去,抗癌药的主要消费人群变为早中期患者,这部分人群稳定在一千万人左右,每年都有新发癌症患者,形成了稳定人群。

  这部分人每年要使用一千亿元左右的药物,其中的利润杨天醒设定为七百亿,刨掉缴税,净利润达到惊人的五百亿元,每年都如此。

  抗癌药的出厂价是良心价,癌症患者每年只需一万元的药物,当然医院要加一部分利润,不过有国家管控,患者每年在此药物上的花费不超两万元。

  听到最后,陆业鸣开始忍不住插线;“你是说生产成本销售成本加税收,不超过出厂价的百分之五十?这么说净利润达到百分之一百?”

  杨天醒要的就是陆业鸣震惊的效果,笑眯眯答道:“当然,这还是良心价,而且这钱干净无比。”

  干净无比这种词对现在的陆业鸣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力,且不说干净无比,就算有些不干净,对资本来说又有什么区别?资本这东西,有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什么不敢干?它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况且药品刚面世的时候,还可以售价更高,百分之三百的利润都是有可能的,这种利润率,按马克思说的,资本就可冒绞首的危险。

  陆业鸣心中清楚,在这项跨时代的技术面前,投入二十亿的数额微不足道,只需要胆量。

  两成股份意味着今后每年可净赚百亿,几年后公司上市,市值破万亿轻而易举,到那时两成股份就是两千亿身家,足可以排在世界富豪榜上前二十名,而那时的杨天醒?不敢想象,极有可能排在第一位。

  取得身份飞跃性进展的唯一障碍,就是此项技术的线;“我需要验证技术。”陆业鸣在房间里绕了十几圈后,斩钉截铁的要求道。

  “理所应当。”杨天醒笑着伸出手,礼貌的询问道:“这么说,我们之间已经达成初步协议了?”

全景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