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英雄联盟逸闻趣事你不了解的全英雄故-一游网 - 网页游戏开服表_手机游戏下载_中国专业游戏门户!
一游网 - 网页游戏开服表_手机游戏下载_中国专业游戏门户!
首页 科技 法制 军事 公益 趣闻 时尚

【原创】英雄联盟逸闻趣事你不了解的全英雄故

发布时间: 2019-09-29 00:50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

  主角在文里演绎的是一个远游者,由他记录着每一个英雄的故事,每一篇都有主角伏笔,后面剧情会牵扯到。

  今天来为大家讲一下我的父亲吧,那个大海上最强的海贼王(雾)。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船长“魅影文森特”,也是整个蓝焰岛上最富有、最恐怖的海盗之一。

  笑话,那个让我活的像条蛇鼠一样卑贱的家伙,在我十八岁的礼的时候,在那个家伙在高兴的时候,哈哈,我夺去了他的生命!

  尽管在我从他背后刺上那一刀时,他还一直微笑,让我的心有了一丝触动,不过那很快就没了,海盗不需要感情!

  不多说了,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他的忌日,我拿起多年没动过的笔,我十岁生日那次他送给我的,从一个贵族船上捡到的?无所谓了。

  我们过了江,上了船。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船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

  我那时真是愚蠢过分,总觉他拿枪指着别人这样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跟人家讲文化补课,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船。

  他给我找了一张椅子,靠着窗,多舒服。我将他在贵族那抢来的貂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他的副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从小在卑劣的环境中求生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愚笨了!为什么要和那些海盗们讲道理,不多说直接掏枪倒是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停下笔,我又拿出了一个橘子,这个是他买来的仅剩的最后一个,我一直留着没吃。脑中情景再次浮动,我又动起了笔。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礼帽,穿着披风,身穿马甲,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港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我的父亲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在航海上无数人都惧怕他,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在人生最高兴的时候死在了让他高兴的来源---他的儿子,我,的手上。

  艾欧尼亚的一个特殊的监狱的格局,是和别处监狱不同的:都是狱中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摆着几个铜花,可以随时绽放。监狱中的一人,傍午傍晚都在制作着铜花,每每凭空拿出几枚硬币,买一杯清酒,饮下肚中,面具中的眼神更富有色彩了一些。

  这是几年前的事,现在人早已不在监狱,狱中摆满了铜花,一位狱卒热热的喝了杯热酒休息,来到监狱,看着月光照下闪闪发光的铜花,惊喜地打开了大门,闹钟早已被贪婪充斥。

  艾欧尼亚当晚全乱了,吐冷监狱,一个被关押几年都快被遗忘的曾经的“金色恶魔”,出逃了,并炸掉了整个监狱。

  靠着满地毫无伤害的铜花,待那些铜花接触到一种新气体时,上面的铜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金光闪闪的绽放花朵。

  虽然在吐冷监狱度过了许多年岁,羞涩而有礼的卡达·烬并没有吐露太多东西——哪怕是他自己的真名。

  但在服刑期间,狱卒们却没注意到他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出极高的学习天赋,包括铸铁、诗歌和舞蹈等等。即便如此,狱卒们仍然愚蠢的认为这个艺术家已经不复存在了。

  而在监狱之外,艾欧尼亚的政局因为诺克萨斯帝国的入侵而动荡不安。这个宁静国度所深藏着的嗜血渴望被战争唤醒了。

  烬将手中的枪当成画笔,尽情地挥洒他所追求的残忍艺术,让受害者肝胆俱裂,令旁观者震悚难平。他在自己制作的阴森剧目里肆意取乐,让“恐怖”二字有了最合适不过的,使者。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艾欧尼亚的峡谷柔情酒店里当伙计,掌柜说,我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贵族豪绅,就在外面做点事罢。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教人活泼不得;只有烬先生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烬是站着喝酒而披着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纯白的奇怪面具,肩膀上放着一个凸起的东西,据他说是他的,我也不懂,一部巨大的轻语总挂在左腰间。

  烬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哈达·烬,你的又多一颗了!”他不回答,只是讲手中一个人头丢到悬赏处,拿起应得到的赏金,对掌柜伊泽说道,“一杯清酒,顺便来最新的悬赏单子。”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去杀那些恶人了!”

  烬面具下的眼睛睁大了许多,“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最天在峡谷草丛蹲人,亲眼看见***一个诺克萨斯人的头。”“那怎能叫杀人?他不配称之为人”烬先生有些急躁,头抬得高高的,“艺术需要相当程度的残忍!艺术家的事,怎么能叫杀人呢。”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我于杀戮之中盛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 在作品完美之前,我需要,等待”“ 此等丑陋,我无法忍受”之类。

  伊泽上来,倒上一杯酒,将单子给人。烬拿起单子仔细观察起来,注意到一个赏金很高的人,但必须要快速解决。他的狙击可以一击爆头,但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人多的话全身而退有点困难,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抬起头来。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恕瑞玛的城门坐着乘凉,忽然想起飞升过后再也没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

  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阿兹尔在宫殿里召开着会议。迷迷糊糊地哼着恕瑞玛的民谣,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关上城门出去。

  几百万年前的事仿佛发生昨天,恕瑞玛的陨落,阿兹尔的逝去,就连我最亲爱的弟弟也在我的手中封印在黑暗。

  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有恕瑞玛的子民来到这里,夜晚更加寂寞,这里大多是巡逻会来到,便无人询问了。

  回想儿时,那是多久前了?与弟弟在一起,还有那些朋友。我知道,飞升后我已不会再像儿时那样了,心中有些沮丧,但还是振作了起来。

  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可能对于别人来说有些害怕,但对于我这个每天与鬼魂接触的家伙也没什么。今晚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但我的心灵不再那么累了。

  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一个我不是沙漠死神的世界,只是一个普通人,与弟弟,家人幸福普通的活着,在那个世界里,星光是那么耀眼,照亮前行之路。

  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我知道这可能是短暂的,也可能永远不会享受,但我还是沉浸在这里。

  我怀疑我疯了,平常规规矩矩的我会做出这种危险之事,好在那些魂魄懂规矩,安静地漂浮着,享受着短暂的新世界。

  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是我们恕瑞玛植物的特点,恕瑞玛再也不是以前的荒漠了,近些年来被瓦罗兰机构强迫执行绿化带环保行动,确实改善了许多。

  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当初的人分离了一批又一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自己只能无力的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